当前位置:新锦主页 > 野史趣闻 > >偷情不是罪,罪过的是不该留下证据> 正文

偷情不是罪,罪过的是不该留下证据

文章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6-08-31 21:36
             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小习惯,有的人习惯有一个毛绒玩具陪在自己身边,有的人习惯将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待在身边,有的人习惯有人的地方,有的人习惯美人的地 方。这种小习惯平常没什么事情,但是你犯事的时候这些小习惯也还有的话,被人家抓到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《西厢记》里,红娘抱着枕头送崔莺莺相就张生,鸳鸯枕,翡翠衾,羞搭搭不肯把头抬,弓鞋凤头窄,云鬓坠金钗。是不是很让人想往?
    只是,鸳鸯枕是什么样的枕头呢?是不是说枕套上绣着一对鸳鸯,还是绣着鸳鸯的一对枕头,或者,是那种很长的双人枕?
   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就是鸳鸯枕就是给鸳鸯枕着的,要两个人同时用。一个人枕,那叫作孤枕难眠。
    不过,看古代的小说角本,不知道为什么,那些小姐闺秀们,甚至神仙妃子,偷情时都喜欢带着自己的枕头前往,莫不是有洁癖,嫌人家的枕头不干净?又或者像是新近港片《恋上你的床》那样,离了熟悉的枕头,便睡不着觉?
    崔莺莺是这样,传说里的洛神甄妃也是这样。
    七步成诗的曹子建,爱上了自己的嫂嫂汉献帝曹丕之妃甄氏,情投意和,然而悖伦违理。甄氏因此相思成疾,抑郁而终,死后化为洛水之神,于梦中意会曹 植,明眸善睐,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,若飞若扬,曲尽缠绵之欢,并且留下玲珑枕一具,虽人神殊途,而枕上留香。可算文史中最浪漫的留枕了。
    而最残酷的留枕,则要属唐高阳公主。高阳为唐太宗最宠爱的女儿,嫁与当朝宰相房玄龄之子、散骑常侍房遗爱为妻,却与曾因撰写《大唐西域记》而享有 盛名的玄奘高徒辩机相爱。一个是九五之尊的大唐公主,一个是学富五车的佛门子弟,他们的爱情注定要遭天谴的,然而两人瞒天过海,硬是在礼教和禁规之间寻找 缝隙,整整交往八年,还生下了一儿一女。这其间,高阳赠送辩机定情信物无数,其中便包括一只皇室专用的金宝神枕。一个月黑风高之夜,有小偷潜进弘福寺,盗 走了玉枕,却在销赃时被官府逮获,公主与沙门的不伦之恋也就此大白于天下。辩机被叛于西市场大柳树下处以腰斩极刑,侍奉公主的十余名奴婢也以知情不报罪悉 被勒死。
猜你喜欢